安沐风

如果她不明白心脏在胸腔中跳动的原因,那就由我来告诉她。

假的´_>`
梦间集百分之一的五花率我从来没中过

〖求生者死〗

米莱狄个人向。
没后续。
以上。

已经是第几个了?多到数不清了吧。

满世界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。地下的实验室几乎没有停工过,每次的实验结果从来不是她想听到的。

身体一直在劣化,从手掌蔓延到小臂,随后整个手臂都换成了机械。

才十五年而已。

离全身晶体化还有多久?

是否有一天连正在胸腔中有力跳动的心脏也要换成假的。

我对阿尔卡纳的价值还剩下多少?

足够支持到实验成功的那天么?

米莱狄x妲己cp名是?难道要叫主仆组嘛?
前提:研究员表明小狐狸实际是上古魔物,她的体♀液可以延缓晶体化进度,多用可能(重点)会恢复身体的异变。(我发誓我真的想开车的这么有趣的设定)

“我需要你。”米莱狄居高临下地看着手术台上的女人。

这是在做什么。贵族的恶趣味么?亏她还为米莱狄所背负的诅咒忧心。

米莱狄静静地站着,像在等着什么。

还在等什么呢?她就在这里,颈部的药剂逐渐扩散到全身,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反抗。

等……什么呢?

突然被脑海中的念头击中,她试着发出声音

“好。”非常小的音量。

在空旷的房间里非常清晰地传到了女人耳中。

米莱狄缓缓褪下手套,结晶一点一点暴露在空气中。

“奇怪么?”

小狐狸尽力地做着口型

很 美。




很美。

〖求生者死〗

大概是米莱狄x小狐狸
后面或许会有(x)
以上。

“主人,该休息了。”

米莱狄望着窗外,碧绿的眼眸中没有丝毫波动,手中的权杖不时迸射出细小电弧。

“主人——”新来的玩偶似乎并不懂,她的主人沉默的意思,仍在开口询问着。

“又一个小可怜。”中央监控室传出一声嗤笑。

米莱狄终于有了反应。

她转过身,盯着眼前的女人,眸子危险地眯起,电弧也更加频繁的闪烁。

这通常是米莱狄处罚的前兆,监察者甚至已经联系好了清理人员。

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。

“退下。”

意外地没有惩罚。此刻密室中的监察者见状挑了挑眉,“看来,她也不是那么冷酷嘛。”

见新玩具还没有反应,米莱狄弯起一个弧度。她缓缓俯下身注视着有些魅力过剩的玩偶,女人的眼睛中的绛紫被她度上鎏金。

玩偶脸上出现困惑,她小心地瞄着贵族小姐“主人?”

米莱狄仔细地审视着面前不听话的女人,突然伸手摘下了她的发饰。

一对雪白的狐耳不安地抖动着。

米莱狄的眼睛亮了起来,某个角落也闪烁着微弱的蓝光。

‘对我还是不放心’这么想着,贵族轻抚手套。

“带她去地下。”米莱狄说完转身回到了窗边。

今天闺蜜脑抽
巧了我也
然后……

徒弟(暗香):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嘛?
我:我用的血玲珑灯能不红?
偷笑.gif

接上回故里愿(x)

怨念痴缠皆成空

闺蜜给我画的关先生和大师姐www
p2授权(其实是秀恩爱x)
我私心留了水印w(绝对不是因为她傻哦绝对)
她们超好!
最后亲爆闺蜜w

突然遇到了一个暗香小姐姐。她愿意和我在一起(x)
愉快的摆拍w
前三张是过去
中间两张现在
后三张是余生(x)

彼时她们是可以交付后背的朋友
“小医生,我帮你清理这些人。你请我喝桃花酿怎么样~”
“酒鬼。你还能喝穷我不成?”
现在她们却刀剑相向
“以血还血,以杀止杀。”
“骗子。”

【故里愿】

抬眸即是满天繁星。

还有些许烟火落入眼中。独自坐在酹江月边上,街上的吵闹愈发近。看着一对对漫步江岸,不免生出几分艳羡。

心念一动也折枝飞身到一人面前,相邀的话还没出口便被眼前的人止住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努力表现得不在意,急切地想掩饰心中的喜悦 。

“怎么?你能来,我就不能?”她退后一步,皱了皱眉,“一身廉价的脂粉味,玲珑坊还是点翠阁?”

贴近一些,将嬉笑收敛“不过是喝杯酒,听个故事罢了。”见她并无不悦,又近了一步,直视那双暗藏冰山的眸子“你还在意我吗?”带着平日绝不会出现的小心翼翼。

声音在烟花中被湮没,细小的烟火落入她的眼中,宛若星河中熠熠生辉的一颗颗星子,教人沉溺其中。

可我却不是其中的一颗了。久久没等到回应,自嘲地笑笑,转身离开。

手突然被牵住,淡淡的药香在周身缠绕,肩膀上有温热的气息喷出。身后响起女人的声音“你又要弃我而去了么?”

不知道在写什么x
先打个TBC再说w

寒夜飘零 洒满我的脸
一池抽卡 伤透我的心
抽出的卡像是冰锥刺进我心底

无剑真的很受伤————

没有晒的意思(´;ω;`)
本来四个蓝团我还开心了一会_(:з」∠)_
但是四个
四个都是我有的就很……
(´;ω;`)
人家还是想要淑女小姐
只要是淑女小姐
抽一排我也愿意(。・ω・。)ノ♡

_(:з」∠)_我不是,我没有

顺口……